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百度云)-视角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百度云)

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23日 12:33:41 【最新】 496人已围观

摘要作者:山栀子简介十七岁的夏天,姜照一误入了朝雀山景区的一片蓊郁密林,走进了一座旧庙。她伸手摇响檐下的白玉铃时,一缕红丝稳稳地绑在了她的手腕,丝线尽头是金色流光,她看不见另一端究竟连接去了哪里。少女憧憬爱情,是从同桌递过来的一本小说开始的。因为那根绑在她手腕,别人却看不见的红线,姜照一坚信老天爷给她配发了个男朋友。后来她偶然发现,只要将一些东西轻触红线,就会被立即传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作者:山栀子

简介

十七岁的夏天,姜照一误入了朝雀山景区的一片蓊郁密林,走进了一座旧庙。

她伸手摇响檐下的白玉铃时,一缕红丝稳稳地绑在了她的手腕,丝线尽头是金色流光,她看不见另一端究竟连接去了哪里。

少女憧憬爱情,是从同桌递过来的一本小说开始的。

因为那根绑在她手腕,别人却看不见的红线,姜照一坚信老天爷给她配发了个男朋友。

后来她偶然发现,只要将一些东西轻触红线,就会被立即传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

地狱沉睡数百年的修罗苏醒,却发现亮晶晶的糖果和一封又一封的情书几乎要将他淹没在棺椁里。

他随手拆掉一封,展开信纸:

“男朋友你怎么还没找到我!你好笨鸭!:)”

署名——姜照一

——

姜照一从高二等到大二,红线另一端的男朋友还是没来找她。

可是那晚和朋友们从ktv出来,喝醉的姜照一勉强看清自己红线连接的另一端不再是半隐半现的虚无光色。

她顺着红线连接过去的方向,看清了那个男人带着一道狰狞伤疤的腕骨。

然后姜照一就挣脱了朋友的手臂,哇的一声哭出来,展开双臂扑进他怀里:“老公!”

她的朋友们:???QAQ

——

修罗生来无情无欲,从无恻隐。

但他终将为一人而沉溺情爱欲海,为其生死不能。

盼望她的亲吻,渴望她的目光。

恨不能将其永远占有,束缚。

——

曾经凡世众生在他眼中如同渺渺尘埃,后来他竟也甘愿入坠红尘。

——

表里不一异域美貌·病态修罗男主X真的等到老天爷给她分配男朋友·川味可爱女主

【阅读指南】

1.本文地图以四川为背景但私设如山,所以架空为“蜀中”,不用深究。

2.本文人设无任何原型参照,红线来源于月老牵线的传说,修罗非传统意义上的修罗。

3.在见面之前女主并没有莫名其妙爱上男主,是在见面后的相处中逐渐喜欢,正文详见第七章。

4.本文属于现代玄幻,内有妖魔鬼怪出没。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甜文 都市异闻

一句话简介:我男朋友是老天爷分配的!!

立意:治愈所有不快乐

双向奔赴的爱,姜照一爱着神明男主,男主因为女主从不会爱到学会爱。

【经典文段】

文段一

“我可以跟你结婚。”

大约是寄托在红线上好多年的执念和未散的酒意所成就的冲动作祟,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但紧接着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有片刻的迟疑:“你应该不会是骗子吧?”

“我跟你说,你骗我别的可以,骗我钱可不行。”

她的语气十分郑重严肃。

李闻寂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他又放下手里的茶,窗外的蝉鸣更衬得屋内格外寂静,他垂下眼睛,极轻地笑了一声。

“好。”

他竟也答得郑重。

她终于满意地笑起来,“那走吧!”

手中的剪刀轻响,跳跃的火光里便落了一截烛芯,他闻声一顿,“走?”

“我们去结婚呀!”她说。

李闻寂瞥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他放下剪刀,好像是第一次这样唤她:“姜照一。”

他的嗓音如敲冰戛玉,听得人恍惚。

好像她从没觉得自己的名字,有这样好听过。

“你先睡一觉,明天我会来找你。”

他说。

听着他的声音,姜照一还真从其中酝酿出了点困意,她半睁着眼睛,却很大声地应了一声:“好的老公!”

文段二

老妇人再将目光落在她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孩儿的脸上,也不知为什么,神情有些复杂,“你真的喜欢先生吗?”

她忽然的这么一句话,让姜照一有点不知所措。

磨磨蹭蹭好一会儿,

她的脸颊也有点泛红,也许是认真想过了,她才轻轻点头,“好像……是有点喜欢的。”

也许是在他时隔六年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之后,说不清的哪一天,

又或许是在青梧山,

当她站在桥畔,亲眼看到他像一颗星星似的掉下来的时候,又或者是他递给她一颗小橘灯的时候,也许有很多个时候,当她看着他的眼睛,听见他的声音,就已经在悄悄动心了。

“可你也许会很辛苦。”

老妇人看着她,根本不忍告诉她,她的丈夫从来不是上界的神,他在地狱里,也在人间,游走在唐宋之间的四百多年里,他也许早看过了诸多人世间的风花雪月,但他从来没有七情六欲,也注定不会爱人。

“我也没觉得有多辛苦,他可能会比我明白得慢一点,但是他对我其实挺好的,会牵我的手,会给我做饭,甚至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

姜照一看起来也没有什么难过的神情,她的眼睛好像从来都是这样清亮坦诚,其实她未必不清楚一个凡人和一个神明之间的沟壑,也许远比她看到的还要深,“我想看缦胡缨,他带我去了,我想跟着他去看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他也没有丢下我,即便他作为一个神明,在感情上远比我这样一个凡人要迟钝缓慢,我也觉得他作为我的丈夫,已经很好很好了。”

“我说我想试试看,看我自己能不能教会他感受,他也没有拒绝我。”

姜照一捧着热汤喝了一口,又抬头冲她笑,“他其实已经给了我很多,所以我也想给他些什么,哪怕时间可能会久一些。”

文段三

姜照一抿着嘴唇不肯说话,李闻寂轻叹了一声,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他早已变回年轻的模样,窗棂缝隙里透进来的方寸光线落在他无暇的面容,他纤长的睫毛微垂,眼睑下投了浅淡的影子,他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姜照一,我会爱你,是因为于我而言,你就是这世上唯一值得的人。”

他的眼睛微弯起来,一双清冷的眼瞳里流露出了些蕴有温度的笑意,他是那样专注地看着她,“这从来无关皮囊的好坏。”

姜照一趴在他怀里半晌,垂着眼睛也未显露多少神情,但是没一会儿,她就伸手抱紧了他的腰。

“那我变老的时候,你也要一直记得把自己变得跟我一样老,这样我们一起出去,别人就不会觉得我吃小草了。”

她的声音小小的。

“好。”

他轻声应。

她大约是发现自己已经变回来了,在他怀里抬起头望他片刻,忽然伸手搂住他的脖颈,亲了他的嘴唇。

李闻寂有一瞬发怔,随即将她抱到一旁的木桌上坐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撑在桌案上,就那么俯身回应她的亲吻。

她抓着他的手腕时,弄掉了他衣袖上的袖扣,坠落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可神明冷白的面容沾染薄红,只顾亲吻他的妻子。

晶莹冰冷的白雪沾了红尘,染了情/欲。

终究要在这春日里彻底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