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藏尸行李箱(1 / 3)

刑侦:佛骨香 二狮 2022 字 11个月前

林鹤知垂着眼,好像是不敢直视宫建宇的目光,他埋头看向解剖台,像是要把尸体与单独拆解的内脏瞪出两个窟窿来似的。

解剖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死者头部没有淤伤,但颅骨骨缝哆开,颅内大量积水、充血。

尸体内部腐烂程度,比外表看起来要严重很多——心血已经彻底空了,胰脏完全自溶,各个脏器大面积血红蛋白浸染。心外膜下点状出血,肺、肝、肾均有出血灶,整个肠道更甚,布满暗红色斑块,胃黏膜糜烂,布满斑状出血,沿着血管弥漫开来。

林鹤知瞬间就明白了宫建宇关于“冻死”的判断:“……维斯涅夫斯基斑。”

如果说,颅骨哆开、皮肤鸡皮样改变、广泛性溶血,这些现象在尸体被冷藏后也会发生,那么维斯涅夫斯基斑则属于“生前冻死”的最重要指标——血管受冷痉挛后导致的血液渗出,并诱发溃疡。

“髂腰肌里也发现了点状出血。当然,具体组织结构要拿回去切片染色才知道,但目前看,这些都符合冻死特征。”宫建宇看着林鹤知脸上孩子气的表情,哑然失笑。

“宫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书上不是说,冻死的人脸上都在‘笑’?”段夏抬起头,“为什么她没有笑呢?”

“哭笑脸是因为寒冷,脸部肌肉生前痉挛收缩导致的,她脸都被腐败气体撑变形了,哪里还能再看到‘苦笑’?”宫建宇解释道,“除了‘苦笑脸’,冻死的尸体还有一个奇怪的特征,那就是反常脱衣。这具尸体发现的时候,没穿鞋,没穿裤子,只剩下一条吊带内衣,对不对?人快冻死的时候,中枢神经发生障碍,会让人觉得自己其实很热,有一部分人就会把衣裤都脱了——这个要注意与性犯罪现场进行甄别。”

段夏闻言,连忙点头,又记起了笔记。

林鹤知绕着解剖桌沉默地转了三圈,才缓缓开口:“最近基本不存在自然冻死的天气环境,如果是冻死,大概率是冷库,或者那种非常大的冷藏冰柜。根据尸斑可以判定,她死亡是仰卧状态,那么可以排除大型冰箱,只能是冷库。死者身上没有冻伤的痕迹,大概率是低温冻死——冷藏冰库,而非冷冻冰库——”

“相比其它的死法,冻死需要时间,她身上没有被强迫束缚的痕迹,没有喝醉也没有嗑药,那她到底是怎么活生生冻死在冷库里的?”林鹤知越分析越觉得奇怪,“她为什么会打扮成这样出现在冷库里?”

宫建宇准备送检的肝、肾、脑切片单独放进冷藏箱:“可能是用了某种神经麻醉型的药品,做全套毒理吧,到时候死因就明确了。小夏,去帮我把送检报告打印出来。”

“好嘞!”

毒理检测的项目越多,耗费的时间、经费自然也就越多。一般来说,法医会根据尸体的一些表征,优先排查可能性最多的毒物,以节约资源、增加效率。可当猜测不准确的时候,也只能跑全套了。

林鹤知直觉上并不认同宫建宇关于“冻死”的判断,但苦于没有反驳的证据,他嘴唇抿成一条线,看起来竟然是有点生气。

——廉价的盛装打扮,行李箱与装有艾草的红包,没有发生过任何肢体冲突的体表,大概率出现于“冻死”的维斯涅夫斯基斑,死亡时平静的“仰卧”位。

林鹤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他又说不上来。

宫建宇看着他认真思索的神情,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鹤知啊,”他压低了声音,“在山上住够了没有?”

林鹤知盯着解剖台,并不搭腔。

宫建宇笑笑,也不以为忤,只是低头收拾送检材料。

就在此时,正在分段处理消化道内容物的技术员小罗喊了一声“宫老师,您过来来看一下!”

“我好像在排泄物里发现了一些东西?这个东西胃里没有,是在结肠远心端发现的,好像还不少。”

所有人都凑了过去。

死者胃容物高度腐败,已经无法从食糜的特征来分辨死者生前吃了什么。同时,腐败气体让消化道内容物产生位移,法医也无法再根据其所在位置判断死亡时间与进食的关系。

技术员拿镊子拨了两下,从排泄物里拨出了一些大小不一、坚硬的黑色颗粒,外面覆盖着白、绿色相间的油水混合物。

宫建宇眯起眼,把东西放烧杯里洗了洗,排泄物沉了下去,这些颗粒却浮了起来:“这个位置,应该是一天前吃的。”

小罗瞪大双眼:“妈耶,这都多久了都没被分解,什么食物这么□□啊?”

宫建宇眯起眼:“纤维含量很高的食物,比如一些瓜果的籽?”

段夏连忙大喊一声:“火龙果火龙果!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小罗白了她一眼:“你别说了,我不想知道。”

“不是。”林鹤知微微蹙眉,“火龙果籽大小是均匀的,这个颗粒有大有小,像是被牙齿咀嚼过。”

“那……西瓜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