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道(1 / 2)

莲花楼之十年 山松子 1148 字 6个月前

金鸳盟盟主闭关归来,自然是要召集盟中所有人庆贺。

大殿上,众人齐声高喊着祝语,我站在第二排角落的位置,低着头照着大家的样子一起向着笛飞声行礼。

笛飞声身穿一身明艳红衣,感叹了一声,这处金鸳盟的新住所选的妙,雪公血婆便借此夸起了圣女角丽谯这十年来劳苦功高。

一番邀功受赏后,风雷使丁允奉上了金鸳盟新总坛全图,星月使万仞山奉上金鸳盟名册。

我以为他们二人也会按照惯例论功行赏,谁知笛飞声冷笑一声,一拍桌子长袖一挥,此二人便立刻被其贯穿头颅,没出一声倒在了地上。

众人震惊不已,却也并不敢多问,这笛飞声不愧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对方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笛飞声能以气运物,看来功夫真的是深不可测,难怪能与当年的武林第一打得不分上下。

最后角丽谯还是忐忑着问了缘由。

原来是因为十年前东海一战,金鸳盟用雷火弹布陷阱引四顾门入瓮,不仅伤了四顾门一众人等,还将盟中军火库也炸了,死伤无数。而这两个人,当时就是负责掌管盟中火器的责任人,如此办事不力自然会惹得笛飞声不悦。

角丽谯身为领头,当即跪在地上请罪,我还是头一次叫她对别人如此小心翼翼。不过笛飞声倒不是会连坐的人,所以并没有怪罪其他人。

我已经尽量低调,却没成想自己还是引起了笛飞声注意。

不过金鸳盟凭空出现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而且还是盟中的使者之一,他身为盟主自然要过问一句。

我赶紧站出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青鸟使杨霖,拜见尊上。”

角丽谯笑了笑,说:“尊上,杨霖虽然才入金鸳盟五年,却是为盟中立下了不少功劳的,尊上一向广纳人才知人善用,还请尊上赎罪我擅自做主升了她的青鸟使。”

笛飞声似乎对我腰间的刀更感兴趣,多撇了一眼,而后沉声说:“这十年我不在盟中,大小事务全权由你打理,一个青鸟使而已,升了便升了。”

接着雪公等人禀报起盟中的事物,有说要治罪被百川院带走的玉红烛,有说要昭告天下金鸳盟重振江湖来震慑武林,不过笛飞声似乎对这些事物并不感兴趣。还是角丽谯会投其所好,献上了万人册引得笛飞声多看了两眼,并且说多年前让她打听的助长功力的灵药也有了下落,并献上舆图。

看来笛飞声并不爱地位权术,一心想要的只是至高武学。

我站回角落没出声,注意着场上的人各色的表演,后面说的话无非是些奉承之言。

我正觉得没趣忽然一个人影映入眼帘,此人一身黑衣劲装,隐于柱子之后,神色淡漠的看着殿上发生的一切。

今日这么重要的时日,这人居然可以不入殿,想来必定在盟中地位极高。只是既然是金鸳盟上层,之前我竟然没见过。

可能是我注意对方太久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将眼神扫向我,让我闪躲不及和对方眼神撞个正着。

那一瞬间我承认有些慌乱,像是自己做了亏心事被人当场抓获一样,只不过我立即让自己镇定下来,收回眼神,将眼眸垂下。

事后问了血婆才知道,那人叫无颜,是笛飞声贴身侍卫,也是最初与他一起建立金鸳盟的人之一。

看似年轻,原来是元老级人物,难怪会有这等底气。

这几日,听闻笛飞声带着无颜外出办自己的私事去了,我暂时没什么任务,便整日呆在后山僻静之地练武。

只是我的武艺似乎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期,任我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再上一层楼,让我很是恼火。

只是越是着急,反而效果越是不佳,甚至急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罢了,还是让自己休息两日,好好理一理思路。

回去时碰见一个手下恭敬的领着一个身着黑衣金带的男子从楼外楼出来,似乎正准备从后山出去,他瞥了我一眼,与我擦身而过走出一段又驻足下来回头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眼神里却透着一股深意。

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跟手下人打听后才知道,这人是万圣道的封磬,之前来过几次,只不过因为我之前常年在外故而很少碰见。

这几年万圣道势头大好,如今已经成为武林数一数二的门派,不过他们怎么还和金鸳盟扯上关系?

而且看他从后山小路离开,想来并不愿意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看来角丽谯看似对笛飞声忠心耿耿,实际上还是有所隐瞒的。

或许我可以换个方向,从他们两人的关系下手?

只是这几年相处下来,我深知角丽谯对笛飞声情根深种,处理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也说不准……

几天后,我接到了一个新任务,完成任务回来途中经过远威镖局我便去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