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1 / 2)

攀附 灰色的钟塔 1487 字 3个月前

岑母挤进人群看着被拖拽的岑月心中无比悲痛,“素娥!”

岑月听到母亲的声音,忙循声望去担忧道,“娘,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岑母想推开把拦的人,却反被那人推到在地。

“娘!”岑月挣脱着想往岑母身旁去。绳子却绷得直直的,让人的脚步停不下来。

马老太走到岑母跟前,恶狠狠道,“你女儿害我孙儿丢了性命,今日我马府宽容,才让你女儿与我孙儿冥婚。不然你女儿下油锅、滚刀子都难泄老太太我心中之恨!”

“那是你孙儿咎由自取。”

马老太闻言震怒,想抬手给她一巴掌。

却不料手被岁寒一把抓住,往一旁甩,马老太一把老骨头身形不稳差点倒地。

“姨母,快起来。”岁寒俯身将岑母扶起,抬头看了一眼岑月。

岑月见岁寒赶到,悬着的心放下了几分,不再频频回头。

“公子,是她!”

“怕是那日之事牵累了她。”李约看着前方不折傲骨的身影啧了一声道,“这古郡县令喂狗也罢。”

铃铛转头看向李约,“县令换谁?”

纸扇一定,直直指向了岁寒。

“就他了。”李约从怀中拿出令牌扔给铃铛,“莫要耽搁。”

看着马家的人渐行渐远,岁寒搀扶着岑母在她耳旁低声道,“我知姨母心急,我已想到办法,姨母且在家中等着便好。”

岑母闻言眼含热泪确认道,“所言当真?”

岁寒重重地点了点头。若早知如此,就该第一时间送她们离开古郡,当初只念着她们无依无靠,却没想到有杀身之祸。

终怪他没能护住她,岁寒想到昨日父母对自己说的话,不由得悔恨,自己果然是太年轻了,以为行得正坐得端就可以了。却没料到世事险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也没想到马家行动如此之迅速急迫。

岁寒让林二护送岑母回家,自己带着一队人从另一条路绕到了马家附近。

天亮不好下手,需等到入夜。

马家,岑月被侍女穿戴好了血红色的嫁衣,头上戴着五彩凤簪,一张洁白无瑕的美人脸,被涂上了胭脂水粉,显得愈发精致,梳妆好后,活脱脱似下凡的九天仙女,伺候的侍女都看楞了。

手指上的愈伤被□□掩盖,还是钻心的疼。岑月目光冰冷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心中暗道岑月终究是你卑贱如蚁,才任人宰割,怨不得这世道。

接着她被架到中堂,一只羽毛鲜亮的大公鸡窝在蒲垫上,马老爷和马夫人端坐在堂前,“跪!”

岑月不从,带着劲风的两棍朝她的膝间挥去。

马家家仆按着她的脑袋,一下两下三下,将她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

“若有来世,便是化作厉鬼我也要将你们马家碎尸万段!”

岑月怒发冲冠地瞪着马氏夫妇诅咒到。

一旁小厮一掌将岑月的头扇歪,带着头上的首饰窸窣作响。

将一杯药酒灌入她的嘴中,岑月疯狂摇头,下颌却被人死死的掐着,浓烈的酒顺着喉咙进入腹中,一股灼烧感。

“礼成。来人,将她压入棺内,封棺!”

岑月被强按进马青的棺椁,拼命挣脱着,可酒里早被人下了软筋散,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棺盖沉重地合上无能为力。

铁锤砸棺钉的声音在棺中回震,震得岑月头皮发麻,心中绝望。

看了一眼身旁的人,更是满心愤恨,生恨不能啖其骨肉。

眼球充血,气火攻心,岑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走水了!走水了!”

堂外有人着急忙慌地喊道,“老爷夫人,后院走水了!”

“什么?”马老爷看了一眼封棺的人,“你们在这守着,其他人去救火。”

片刻岁寒一众人,悄声而至,将那几人打晕,刚打算起棺。

本该救火的那群人偏又折返了回来。

“哼!老夫料到此乃调虎离山之计。”马老爷恶狠狠道,“岁公子,您这纵火罪可是逃不掉了,把他给我抓起来送官。”

“老爷,老爷,官府的人来了。”

马老爷闻言一惊,这么快?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忙向门口走去,“快迎,快迎。”

马老爷见到官差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一把刀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马家与前县令狼狈为奸,为虎作伥,草菅人命,且胆大妄为对新县令兵戈相向,罪不容诛,就地诛杀。其余家奴遣散。”

马老爷听到那官差的话,不惧反笑,摸不清局势道,“够胆呀,喊你声官爷给你脸了不是,我平时可是没少你们的好处吧?”

那官差也不惧他的威胁,刀光一闪,人头落地。沉重的撞击声惊醒了一院子的人,他们三三两两的四散而逃。

那官差冷眼瞧了一下地上的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