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什么情况,怎么可能(1 / 1)

牧戈天帝 广坡 607 字 5个月前

小男孩双手反撑地,半坐在溪边的小沙滩上,他被自己的适型吓的不轻。

他面前的小溪,依然涓涓流淌,身旁小沙滩软绵绵地,再后就是一棵棵几人合围的大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小溪对面顺着小溪往下,也是一片树林,约二十余丈宽。树林后是一万仞山崖,崖壁直上云霄,气势巍巍。有藤类植物由下而上,攀附其上,给山崖添了几分生气!

小男孩从昨日到现在,一直懵懵懂懂,不知自己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他好似记得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走,他想走出这片山脉,从自己出现到现在,他一个人类都没碰见,不然也好打听打听自己是谁家的。

“哎!”小家伙像大人样叹了口气,头仰着,眼睛望着天空“是不是我太丑,被家里人丟这儿了?!这是不要了?!可我什么也不记得了。”自言自语一顿“我还是不想了,去洗洗,说不定好看点。”他双手在地上一使劲更站了起来,正要去溪里洗个澡。

可说时迟那时快,当他正要挪步时,忽感后心发凉,回头一看“完了,这回死定了。”

这一幕刚好被上游不远处,来小溪边喝水的一只小狐狸看见。

这只小狐狸通体雪白,无一杂色,小对小耳朵竖在小脑袋上,警惕的晃动着,一双忽闪忽闪的乌黑眼睛,透露了它空灵的内心,毛绒绒的身体萌化了自然的美丽。它应是只灵狐,不,应是只天孤,因为在炎南角还从未有过如此美丽,如此空灵的狐的记载。

小狐狸刚要喝水就看见了对面下游的一幕:一头约有三丈长,高六尺的吊睛白虎,正扑向那个娃,那虎掌比它的整个身体都大,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像能吞下一座山,上下两对獠牙,像正反而立的上把匕首。那娃在那头虎面前就像它爪子里拿着的煮熟了的洋芋蛋!

小狐狸“嗦”地一下转身,藏在身后的大树后面,然后慢慢地露出一颗小脑袋,随即用它那可爱的小爪爪捂住它那空灵的大眼睛,把头宿了回去“哦!那谁家可怜的娃呀,这下完了!”

这时的对岸下游,围着一个地方来回走着,不时发着低吼,它不会人语,但好似在说“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在不可能,我可是这片的亡,谁经得起我这巨掌一拍。”白虎顿了一下,提起虎掌看了一眼,又舔了一下,继而又看向男孩。

只见那小家伙面朝下,被白虎一掌拍得入土三分,一双小手,还有两脚丫子留在外面,不时还扒拉几下。

“啊卟”小男孩终于手脚并用把自己撑出自己砸的坑,喷了口满嘴的泥沙,尔后翻了个身。

忽然举动,倒让白虎后退了两步。白虎没明白,这么小只,人类?!怪物?!这么点儿都没拍死?!是我退化了?!不行了?!

想起扑向自己的猛虎,小男孩猛的坐起。白虎一惊,又退了两步。小男孩一抬头更见一头巨大的白虎凶煞的盯的自己,唰的一下站起身来,惊出一身冷汗。他突然起身,又惊的白虎退了两步,这次白虎没有扑来,而是警惕的来回踱步,盯着前面的猎物,不知是考虑是否进攻,还是在找猎物的弱点!

对岸大树后的小狐狸听到这边的动静,慢慢露出小脑袋,慢慢挪开遮住双眼的小爪,先睁开了一只眼瞄了瞄,突的睁大双眼,那对大眼睛盯的发直,小嘴微张,面部表情都僵住了,“什么情况?!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