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二王子的反击(1 / 2)

风沙本想安安稳稳渡过最后这段时间,结果二王子突然搞出幺蛾子。

因为宫青雅的关系,二王子没能把事关走私的侍卫长夺到手里,等于和辰流水运彻底切割,明面暗里的渠道全都和他无关了。

水运乃是辰流一切利益的最上游,如果最后连条小渠都引不到手里,迟早被云虚掐断水源,更是无缘王位。

二王子当然不甘心,暗势力不是对手,就摆开架势在朝堂上使劲。

云虚出访之前,做也要作出一种强势的声浪。

这样在云虚离开之后,朝廷上才不会一潭死水,让人撬不动边角。

二王子毕竟掌着巡礼部,总可以号动一些人散布些反对的言论。

云虚特别紧张。此趟出访,十分仰赖与各势力的关系,否则她将寸步难行。

这种临近离开的关键时刻,她不敢也不愿惹恼各国使臣及各方势力代表,所以只能不停辩解,根本不敢反击。

风沙心里有些纳闷,原来怎么不知道二王子这么能折腾?

实际上也怪他。

二王子的心腹赵侍卫乃是云虚的安插奸细。

可想而知,不管二王子有什么动作,云虚都洞若观火,压制起来相当容易。

结果赵侍卫被风沙偷偷抓了塞给伏剑,云虚顿时少了一双最重要的眼睛。

私下里自是气得火冒三丈,恨不能抱着风沙的胳臂狠狠咬上一口,偏又没法当面发火,否则伏剑就暴露了,所以只能暗生闷气。

于是二王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不可预测。

这股质疑的声浪几天之内迅速扩大,辰流一些朝臣也开始随声身附和。

二王子的目的渐渐显明,就是以外压内,逼着云虚出血割肉。

各家配合二王子的目的也很明确,都指望从已被垄断的辰流水运上抢点份额。

既然二王子愿意领头出卖本国的利益给他们,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眼看朝堂上的局势越来越不利,云虚终于扛不住了,只能向自己的情人求救。

这件事全怪风沙捉了赵侍卫,让二弟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当然该风沙负责。

……

三河帮,望风阁。

云虚大发脾气。

她当然不能挑明赵侍卫的事,居然借口风沙吃饭不给她夹菜,开始在那儿耍蛮。

这小妞的火头显然是从朝堂上烧下来的,只是借题发挥耍性子而已。

活像只被踩了尾巴,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如果真是猫就好了,只要捏住后颈,保管立马安静下来。

想着云虚像猫一样被拎起来的画面,风沙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虚更感不快,掐着他胳臂重重摇动膀子。

风沙被掐的龇牙咧嘴,赶紧笑道:“要不坐下来我给你夹菜,要不我把惹你生气的人全绑了扔进流河喂王八?”

云虚怒色稍敛,娇哼道:“夹菜也要,喂王八也要。”

“好,夹菜,喂王八。”风沙笑吟吟的拾起筷子,夹菜放到云虚碗里。

云虚愣了愣,指甲重重掐他:“你才王八。”

风沙失笑道:“我也没说不是。玄武不就是龟蛇合体吗?我是大王八,你是小王八。”

云虚听得一怔一怔的,忽然回神嗔怒道:“你爱当王八你当,反正我不是。”

虽像发恼,其实更像撒娇。总算不似刚才那样怒气冲冲了。

风沙又逗她两句,见她心情平复,微笑道:“你虽然争强好胜心切,以往该忍比谁都能忍,怎么突然压不住性子了?”

云虚冷静下来,挨他身边坐下,幽幽道:“这次机会对我太重要,难免患得患失嘛~”

如果出访一切顺利,甚至大获成功,那么待她返回辰流,王储之位便算笃定无疑。

如若不然,则还有很大的变数,二弟三弟都有机会翻身冒起。

云虚拿美目凝注风沙的眼睛:“如果这次你不帮我,我只能将持有的三河帮份额全数分出去,以换得各处善待。”

她知道这是饮鸩止渴,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风沙沉吟不语。

二王子的行为绝对算得上破釜沉舟,给云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不假,给他自己带来的麻烦更大。

首先一定会引起女王的不满,同时还会惹恼许多位高权重的高官权臣和勋贵老臣,甚至连底层的微末小吏心里都会因此感到极度不悦。

争储内斗是一码事,斗得再狠,肥水好歹也是留在自家田里。

二王子居然胆敢引入外部势力涉入本国的命脉。可想而知,会在辰流国内激起多大的反弹。

许多重臣之所以不表明态度,一是女王还没吭声。

二来这时掀起反对外人插手的声浪,将得罪外国以及其他大势力大商行